遭遇“中年危机”的黎万强能否让小米起死回生行业快报

来源: / 作者: / 2015-10-25 17:26
有人说,脱离小米体系快一年,作为旁观者,黎万强或许能给雷军带去更直接建议,帮助小米在智能手机的红海中杀出血路。笔者不想去猜测黎万强为何出走,也不想去预测回归后的黎万强能否再造小米,更不想去相信所谓林斌、黎万强的不和传闻。企业家所承担的压力远

3_meitu_1

阿黎回归。上周末,这是圈与刘强东、章泽天领证一样重磅的一条消息。

去年,京东上市,与奶茶的恋情曝光,40岁的刘强东在中年迎来了人生巅峰。38岁的黎万强却没那么幸运,去年11月闭关之后,流言不断。昨日,在面对时,他坦承,长期高节奏的生活让他遭遇了一场中年危机。

雷军46岁生日时,陈年、李学凌、傅盛、王川等“雷军系”大佬就曾讨论过中年危机的话题。推杯换盏间,俞永福本想就中年危机说点什么,却被大家嗤之以鼻,“你还没到40呢,谈什么中年危机呀,扯!”

就是这么扯,小米二号人物、38岁的黎万强的的确确谈起了中年危机。

“四十不惑”和“中年危机”

对于中年问题的关注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,“中年危机”概念的提出则在1965年,已故心理学家艾略特·雅克第一次提到了这个名词。

上世纪90年代,西方学术界“幸福经济学”登堂入室,对“中年危机”的研究迎来了一轮高潮。达特茅斯大学的大卫·布兰奇弗洛和华威大学的安德鲁·奥斯瓦尔德在全世界的国际生活满意度调查中,重复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:生活满意度随着进入成年的头几十年而逐渐下降,到了40多岁或50出头进入低谷,在此时,中年人往往会陷入“中年危机”。身处中年危机的男性往往会呈现出三大特点:

1、事业遭遇困境。他们选择沉默与逃避来对待,再加上内心压抑,因此无法看到事情的关系,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,甚至出现极端行为。

2、健康受到损害。身处“中年危机”时,男性往往会处于亚健康状态,身体负担重,有疲惫感,容易出现失眠等症状,心脑血管疾病也到了集中爆发阶段。

3、缺少内心整合。通俗地说,就是缺乏个性,因而仍然不免感觉人生的空虚。容易出现沮丧、不安、发怒、疲惫、逃避等负面情绪,呈现心理更年期症状。

“中年危机”中,事业、健康问题实际上尚处次位,缺少内心整合才是真正的危机核心。作家冯唐这句话一阵见血:明白了自己的能力半径后,下一步怎么办?体力、原始冲动都在下降,很多微妙的快乐和痛苦都在自发消失,生活体验如何再度兴奋?

据《财经》报道,2013年开始,细心的小米员工就已经发现了阿黎身上的微妙变化。一方面,他公开讲话不再羞涩腼腆而是收放自如。而另一方面,前一秒还在众人前亢奋不已的黎万强,一个人回到办公室后会坐在椅子上发呆,“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。”

这种状态黎万强在微博里用了这样八个字来形容:一面地狱,一面天堂。

天堂的快感,或许来自于小米的高速发展;而地狱的或许恐惧或许来自于迅速扩张后,个人能力的半径成为了公司发展的边界。

笔者不敢妄谈“中年危机“,只有中年人才最了解中年人。笔者朋友圈一位中年者面对阿黎的回归写下了这样一段话。这样一段话或许戳中关键:

阿黎那种心境很少能有人懂吧,从美工到金山CEO,再到小米,再到小米市值450亿美金,一路不断的变化,对人的学习能力要求很高,而当小米走向神坛的时候,当感觉自己黔驴技穷的时候,人就会变的迷茫,就会想去寻找答案,寻找下一步的答案。

好在阿黎已经回归。“四十不惑”和“中年危机”,这堪称一对最佳矛盾。然而,不经历“危机”,又如何享受“不惑”?或许,还有两年步入40岁大关的阿黎,已经提前迎来了他的不惑之年。

科技大佬的渡河之道

科技行业,面临“中年危机”的大佬不在少数,张朝阳、陈年、俞永福都曾面对媒体,坦言“中年危机”。趟过“中年危机”这条激流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相同的则是公司在经过迅速扩张之后,迎来了平稳发展的时期。

作为“中国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”,张朝阳在Web1.0时代的过往经历堪称辉煌。在取得成功和荣耀后,张朝阳曾有一段时间选择出世,脱离世俗并停止思考。经历出关、闭关、再出关的多个波澜,如今已到“知天命”之年的查尔斯从低调走向高调,重新喊出了“再造搜狐”的口号。今年夏天,北京朝阳公园频见张朝阳奔跑的身影,搜狐自制剧《煎饼侠》也迎来大卖,搜狐似乎又迎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。

而陈年作为“凡客体”的创造者,一直以文艺青年的面目示人。凡客在经历2011年决策失误,2012年扩张过快以及2013年的盲目追求规模和增长率之后,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。在淡出视线的日子里,陈年的生活变得健康且规律,他每天都在跑步机上坚持10公里,即使磨破了脚,他也不会停下来,“就想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。”而在2014年,封闭长达8年之久的陈年为凡客新品的发布会写了两万字的稿子。在北京798 D-PARK艺术中心,陈年用一场这场名为“一件衬衫”的新品发布会后,重回大众视野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报道,雷军46岁生日时,陈年、李学凌、傅盛、王川等“雷军系”大佬就曾讨论过中年危机话题。未达40岁的俞永福本想就中年危机说点什么,却被大家嗤之以鼻。2014年,俞永福加盟阿里,成为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后,他往返于北京、杭州两个城市的四个办公室,不停地在UC、高德、神马、九游之间穿梭,心力带宽的挑战令他纠结和躁动。但心力不足时,他总会想起比他年长7岁的雷军:“老大常年保持难得的勤奋和激情,不愧对第一劳模的称号。累的时候看看他,我就好多了。”

马拉松的“血酸门槛期”

如果把人生当作是一场长跑的话,所谓的“中年危机”或许就是长跑途中几乎所有人都要遇见的“血酸门槛期”。面对“血酸门槛”时,运动员往往放慢脚步,调整呼吸,咬牙挺过。但“血酸门槛”又是一道很多人都无法挺过的门槛,前半程一马当先,后半程半途而废无功而返的者大有人在。最痛苦最遗憾莫过于此。

美国心理学家埃利奥特·贾克斯发现,人到中年,曾经热切追求的目标实现,加上开始意识死亡的不可避免,会产生“找不到生命意义”的感觉,出现茫然和恐惧心理。在埃利奥特·贾克斯看来,“中年危机”其实是来源于一种信仰危机。这个时候,看一些哲学、艺术方面的书,丰富精神世界,多关注自己的内心需要,挖掘自己的兴趣爱好,比如摄影、远足等,把年轻时来不及实现的心愿兑现,拓展人生“宽度”,这才是应对危机的正确举动。

日常就是四件事情:跑步、看书、拍照、发呆。这是阿黎中年危机的写照,这也是重新寻找自我的必经过程。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和瓦茨的《心之道—致焦虑的年代》也成为了他的“心药“。在阿黎看来,焦虑是人生的常态,要走到焦虑的漩涡中间,焦虑才会更快过去,未来都是虚幻的,要活在当下;要从大自然中去发现生活的智慧,要活出自己的个性。

人生不能像赶路那样,一心想着赶到目的地,而忽略了欣赏路边的风景。几乎所有科技大佬在面临中年危机之时,享受享受休假时间都成为了他们的一致选择。走走停停、放空自己,经历“中年危机”的涅槃之后,这对于个人境界和眼界来说,都是一次全新的提升。

后记:

有人说,脱离小米体系快一年,作为旁观者,黎万强或许能给雷军带去更直接建议,帮助小米在智能的红海中杀出血路。笔者不想去猜测黎万强为何出走,也不想去预测回归后的黎万强能否再造小米,更不想去相信所谓林斌、黎万强的不和传闻。企业家所承担的压力远大于旁观者,作为媒体,要做的更多是包容、理解和鼓励。

面对阿黎的回归,笔者只想说一句:祝贺阿黎!

-----分割线-----

本文作者吴俊宇。慢几步,深几度。产品观察者,只在灵感爆发时写作。

微信号:852405518,微信公众号“深几度”,期待交流沟通。

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,否则禁止转载

阅读延展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